相关文章

广西严禁公款买贺卡效果显现 部分印刷厂无订单

“最近打算学着制作一些好玩的贺年卡,到了元旦时发给一些单位。”陈女士说道。她在某高校宣传部工作,每年元旦她要负责将一批贺年卡寄到各个单位表示祝福;但自从中纪委下达了严禁公款购买印制寄送贺年卡通知后,她便开始学习制作电子贺年卡,“中央下达的通知很及时,相信单位之间不会相互寄送贺年卡了。”陈女士说道。

记者昨日在走访中发现,部分文具店的台历、贺年卡减少了一半的进货量;而一些大型印刷厂则称,至今还没有单位下订单。广西社会科学院研究所副所长周可达认为,公费贺年卡应抛开形式主义,鼓励节俭问候。

现象 学做电子贺年卡 变个形式发问候

“想要在电子贺年卡上加些可爱的文字,应该怎么加啊?”在电话里,陈女士向朋友请教道。陈女士在南宁市某高校宣传部工作,往年到了元旦佳节,她总要负责将一批贺年卡寄送到各个单位,以联络感情表示谢意。而今年10月底,中纪委发出了《关于严禁公款购买印制寄送贺年卡等物品的通知》后,她开始在闲暇之余,学着制作电子贺年卡,“这个通知没发出之前,学校领导就指出任何会议、活动都要节俭;通知下发后,今年寄送贺年卡一项肯定会取消。”陈女士说道。

陈女士认为,虽然寄送贺年卡一方式将取消,但和各个单位之间的感情还是需要联络的;于是在闲暇之余,她便学着制作电子贺年卡,“我觉得电子贺年卡很简便,又有创意,最重要的是符合节俭这一要求,还能向各个单位表达我们的心意。”陈女士说道。

走访 文具店进货减少 一些印刷厂无订单

记者昨日走访了南宁市部分文具店和多家印刷厂发现,大部分文具店的台历、贺年卡进货量比往年减少了将近一半;一些印刷厂则表示,至今还没有收到机关、企事业单位的订单。“我们店里目前还留存有去年的贺年卡,不打算再进货了。”南宁市民主路一家文具店老板说道。他前几天在网上获知,中央颁布了严禁公费购买贺年卡的通知,“本来我们今年就打算减少贺年卡、台历的进货量,现在看见了通知,就在考虑不再进货,只卖去年留存的贺年卡。”该老板说道。

据介绍,往年11月初便有一些企事业单位的相关人员前来预定贺年卡,该文具店会根据贺年卡的预定量进货,而今年则无此现象。而印刷厂方面,一些印刷厂则抱怨无下米之炊。位于路的一家印刷公司至今没有收到任何单位订单,“往年到了11月初就会有一两家单位过来咨询订做贺年卡的事宜,但今年还没有。”该印刷公司一负责人介绍道。

此外,记者了解到,一张质量较好的贺年卡要价为8元-20元不等,如果一家单位要给100家单位寄送贺年卡,以中间价15元为基础,加上邮费1.2元,共要花费1620元。如果向印刷厂直接下订单,质量较好的铜版纸成本为0.5元-0.6元,细算下来也需要花费数千元至上万元不等。

专家 抛开形式主义 鼓励节俭问候

“这份通知就像一场及时雨,遏制住了一些单位浪费的势头。”广西社会科学院研究所副所长周可达说,很多事业单位每年都要花费上万元定制贺年卡和台历,他认为此种行为造成了大量浪费,“比如给单位寄送贺年卡,一些单位收到的贺年卡太多,可能根本没时间拆开来看。”周可达说道。他认为,禁止公费贺年卡的通知有力地遏制住了奢侈浪费的风气,各个事业单位应当坚决执行这个规定,节约开支,减少成本。

“禁止公费贺年卡,对于事业单位尤其是老百姓而言是件好事,可以把节省下来的钱花在需要的地方。”周可达说道。他认为各个事业单位应该抛开形式主义,以更节俭、更新颖的方式向各个单位发出节日的祝福,如发电子贺年卡或者邮件问候等等都是可以的。(当代生活报见习记者 黄占玲 实习生 谭小潭)